用户名: 密码:
新闻热线   010-52856660 人员查询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湖北监利女子称丈夫生前巨额投资及债权遭昧求维权


时间:2015-11-09  来源:产新网
2015-11-06 15:01:48 作者:张桂芬 来源:中新在线  
 

      

    11月6日,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大垸镇女子张桂芬致函媒体反映称:其丈夫陈新华生前投资1350万元,与他的同学陆某宝和当地一个名叫刘某桥的朋友合伙,在监利县大垸镇从事“欧凯城都”楼盘项目开发,陆、刘两人还分别向其丈夫借款300万元、380万元。在其丈夫身故后,陆、刘两人背信弃义,既不偿还投资款项及借款,又不让其染指“欧凯城都” 房产项目,致使其债务缠身,生活陷入绝境,恳请当地政府和社会各界予以关注,帮其讨回公道,维护其合法权益。

    在一份题为《陈述书》的书面材料中,张桂芬陈述了事情的经过:

    我叫张桂芬,出生在湖北荆州监利大垸农场。我丈夫陈新华,同样也出生在湖北荆州监利大垸农场。我们于1989年结婚,婚后育有一女一子。我丈夫婚后在大垸商业公司生资部任主任一职,我待业在家做家庭主妇。1994年,我丈夫陈新华停薪留职下海经商,摸爬滚打十几年,通过做棉花收购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工厂并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在2010年棉花最巅峰的时期亏了部分资金,后来感觉棉花收购越来越不景气,就决定暂时中止棉花收购,这样起码可以保住自己的资金不亏损。

    也就是在那年,通过陆某宝介绍,我丈夫陈新华结识了刘某桥。在这之后,我丈夫陆续借给陆某宝人民币300万元,当时陆做房地产开发需要大量资金运作,陆某宝和我丈夫是同学,在这之前我丈夫也多次帮助他。陆某宝经常带我丈夫到刘某桥家里去打牌,开始我丈夫经常赢钱,偶尔也会输钱。但总的来说赢多输少,慢慢的我丈夫就颓废了,天天只想着打牌不做其他的事情。再后来,陆某宝和刘某桥又精心设计让我丈夫吸食上了毒品。那段时间,经常几天几夜不回家,在刘某桥家里吸食毒品、打牌赌博。刘某桥以做生意为由陆续在我丈夫手上借取人民币368万元(有借据为证),全部由陆某宝担保。后来,我丈夫发现这样和他们一起玩下去会血本无归。

    通过陆某宝和刘某桥的极力游说,我丈夫陈新华开始涉足房地产,不知在何种环境下,于2012年签订了极为不公平的三方合作协议。我们做的是传统的棉花生意,对房地产可以说知之甚少。当时我极力反对我丈夫继续投资,可他做事独断专行,根本没考虑我的想法,其实他是想通过投资房地产盈利后可以抽回陆某宝和刘某桥欠我们的600多万元。就这样又掉进了陆某宝和刘某桥精心设计的圈套里,开始了欧凯城都的开发。当时开发欧凯城都的时候,刘某桥因为吸毒已经被关进监狱,陆某宝也曾因吸食毒品进过监狱。刘某桥在我们当地经常借钱不还,有时候债主迫于他的淫威也只好自认倒霉。欧凯城都我们共投资1350万元(有欧凯城都会计开的收据为证),这其中也有亲朋好友的资金,我们毕竟拿不出2000多万元。在建到第8层的时候,利用欧凯城都为抵押,陆某宝向银行贷款1100万元。至此,陆某宝和刘某桥未曾拿出一点投资。封顶后资金链断裂,再加上建筑商也不断催逼工钱,各方面的压力导致我丈夫不堪重负,在2014年10月的最后一天悬梁自尽!

    当时我几近崩溃。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他这一走,我感觉整个天都塌了,当时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那段时间我茶饭不思,只想随他而去,可女儿、儿子的哭声唤醒了我:“我们已经没有了爸爸,您不能再让我们没有妈妈啊!”我认为我丈夫的死陆某宝和刘某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一次次找陆、刘讨债无果,他们根本无视我的存在。今年6月刘某桥获释,我去追讨债务,他纯粹耍无赖,让我起诉他,我有录音为证。我丈夫去世将近一年了,陆某宝、刘某桥没有还给我一毛钱。楼盘销售也根本不让我参加,房产这块至今未归还我一点资金,我们家多年积蓄全部投资房产上了,目前我带着孩子生活也没有保障。

    2015年2月8日,我和我家亲戚到欧凯城都看房子,结果掉进了预留的电梯井,我右腿摔成骨折,右手脱臼。我家亲戚也摔成重伤。预留的电梯井没有任何标识。到现在陆某宝和刘某桥以及建筑商当成不知道,认为我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这段期间我也曾起诉,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我的案子,并于今年3月开庭审理,后建议我们庭外和解。到目前为止,陆某宝和刘某桥没有主动找我谈及欠我们款项怎么归还一事。我们外欠款项不停的有债主过来讨要。有时候一天会有三、五个债主。房子已经基本竣工,没投资一分钱的刘海桥居心叵测,想用房产抵扣他外面所欠的款项。时至今日,刘某桥、陆某宝没有还我们一毛钱,开发的楼盘一直在往外出售。不征得我同意,到处找人拿房子抵债,最近还拿几十套作为抵押贷高利贷而套走资金。我找他们要钱,就一句话:“你去告我、起诉我吧。”

    “现在我丈夫死了,我一个女人家带着尚未成年、在读小学的孩子,生活相当困难。”湖北监利县大垸镇女子张桂芬说,“丈夫去世的当晚,我全部家当只有三千块钱,连起诉打官司的律师费和起诉费都没有,每天家里都是要债的,都快把我逼死了,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寻求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力量来帮助我这个处于生活绝境的女人吧!”(来源:中新在线 作者:张桂芬)

来源:中新在线  作者:张桂芬

 



来源:产新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友情链接
中华发展报道网 公道网 河北企业网 黄淮热线 中国日报网黄淮 法讯网 民间文化艺术 艾森网江苏 多读网 汽车总网
时代纪实网 纪实频道 冒个泡网 公道网
图片友情连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会员须知 - 免责声明 - 本网招聘

    中国报业协会主管 行业报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三农观察》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截图 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2039657号-3 公安网备 1101053583 国新办证 (2000)78号

    《三农观察》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三农观察》在线投稿 邮箱:420189796@qq.com 意见反馈

    京ICP备050684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