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闻热线   010-52856660 人员查询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安徽阜阳颍上县原法院副院长落马后 再曝伙同亲友鲸吞医院财产


时间:2019-05-10  来源:三农电视台
     三农电视台通讯员:(张俊豪、刘伟平)报道   安徽阜阳一医生被“非法行医”遭法院重判十年
颍上县法院原副院长伙同亲友鲸吞医院财产究竟是谁在愚弄着法律的天平?
导读:一对夫妇苦心经营医院十多年,一场“局中局”,致使夫妻俩锒铛入狱,千万财产进入法院副院长的囊中。层层迷雾,多重疑点,手起刀落,究竟是谁在愚弄着法律的天平?案发至今已有十四年,事件扑朔迷离,多重疑点,当事人究竟该何去何从?敬请关注本期的法制事件。
    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慎城医院(原城东乡医院)成立于1990年,医院院长及法人陈德文。经过多年的拼搏,1999年后经县卫生局批复改名为慎城医院。当年36岁的陈德文敢于拼搏,劲头十足,扩大规模的医院在开业剪彩当天迎来了各大军医院专家教授和全国知名医学专家,当时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热情接待和高度关注。
2003年陈德文被评为颍上县政协常委,为了更好的做好县级的工作。陈德文将慎城医院的法人更改为妻子钱孝芳,2004年院长也更改为钱孝芳。扩大规模后的医院医疗设施先进,医护人员及职工达到了120余人。慎城医院全权交给妻子钱孝芳打理。医疗服务也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一度认可。
     陈德文讲述,身为县政协常委,协助政府在颍上县建设“医养结合的老年公寓项目”中做前期提案工作。2004年在颍上县两会中,该项目在政协提案中被评为十大提案之首一号提案。该项目由陈德文等人负责运营、招商和项目筹划,由县政协督办。陈德文通过努力从芬兰政府招商引资高达近2亿元,受到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然而,正当考察团即将到来前,突然接到县政府某领导的通知,如果想干,这个项目的接待费用及开支由慎城医院(陈德文夫妇)来承担。年轻气盛的陈德文火冒三丈,对着县领导大发雷霆,自己辛辛苦苦的写提案、跑关系、找资金,到了年底最后还要自己来买单,陈德文觉得非常气愤。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陈德文匪夷所思。
     陈德文讲述,2005年妻子钱孝芳接到颍上县江店镇计划生育指导站站长左华的求助电话,需要为一名已婚妇女做输卵管接通手术。于是,钱孝芳带着外甥女张某以及南京某医院麻醉医生谢某等人紧急赶往江店镇计划生育指导站手术室,然而,手术的过程中被他人录像并被举报,几天后东窗事发,引起了县计划生育服务站的严查。陈德文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妻子瞒着自己去做了这台手术。陈德文讲述,当年我们国家计划生育法特别严格,不允许做这项手术,现在国家二胎政策放开后,这些都允许了。然而,生不逢时,一切因为这场“非法手术”而改变了夫妻俩及医院的命运。

私人医院400多台医疗设备及百名医护人员惹“眼红”
    陈德文讲述自己是县政协常委,2005年妻子钱孝芳在做这场手术的时候,自己在县里开会,根本没有参加这场手术,而且医院是由妻子和100多名医生护士在打理,自己没有时间参加手术,疑难手术大多外聘三甲医院专家坐诊。然而,2006年,陈德文却被公安机关以其他医疗手术造成事故为由按“非法行医罪”批捕,并以各种手术进行罗列,没有经过医疗事故认定、医疗过错鉴定,全部算到了陈德文夫妇头上,试想医院大大小小400多台医疗设备、100多名医护人员都闲着就让夫妇俩手术吗?同年,颍上县人民法院只审理了陈德文、钱孝芳以及外甥女张某的案件,其他参与这项输卵管接通手术的医生却什么事情也没有?陈德文的代理律师也因在看守所与陈德文会面,并对案件提出异议:陈德文并非该医院的院长、法人,也不是输卵管接通手术的当事人,没有经过医疗事故认定、医疗过错鉴定,为什么会被判重刑?参与此次非法行医的其他医生却什么事情也没有?陈德文常年的法律顾问徐某某(颍上县人)负责代理案件,然而,官司还没开庭,代理律师的资格证却被突然吊销。紧跟着,颍上县人民法院重新“帮助”陈德文物色了一个新的代理律师,全权代理陈德文案件,陈德文只见过新的代理律师2次,叫什么名字也没记住。
   同年,陈德文被颍上县人民法院以“非法行医罪”重判十年有期徒刑,罚款20万元。妻子钱孝芳和外甥女张某被颍上县人民法院以非法行医罪、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8万元。外甥女张某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罚金3万元。陈德文等三人不服判决上诉至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年3月13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陈德文维持原刑期,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罚金20万元。钱孝芳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五年,罚金5万元。外甥女张某判二缓三,罚金2万元。
   当所有人都在为法庭的宣判喝彩时,没有人提出慎城医院原院长,干了十多年,在多个监管部门眼皮子底下,怎么会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呢?是如何通过年审?难道陈德文“伪装”的比较好?陈德文陈述,多项罪名中,最严重的是医院死了一个人,事件过去很久了,在没有法医鉴定死亡原因的情况下单方面就定性了陈德文“非法行医”的罪名,该手术由多名医生联合负责,因该病人当年有多种疾病,因家庭贫困可怜,医院免去了很多费用,死者家属也并没有怪罪陈德文,疾病的原因有多种,单凭一个表面现象就定性陈德文致人死亡,非常不严谨。2005年时陈德文不是法人,不是院长,也没有参与这项手术(妻子事件),而且十几年来一直都有医师资格证书(因城关镇公立医院在职人员陈德文“铁公鸡”不送礼不送钱,卫生局不给免试换取执业医师资格证),当天还在县里开会。罗列罪名非法行医被判十年,冤不冤?陈德文自己的代理律师也被吊销律师资格证,法院“帮忙”找的律师全权代理案件,没有异议吗?究竟是谁在迫害陈德文和医院?围绕在陈德文身上的一场闹剧就此展开。
陈德文讲述,1988年考入安徽中医学院(现安徽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专业,1990年获取了大专毕业证书,一年后取得了医师资格证,1997年在阜阳市并评为主治医师,并获取主治医师资格证书(可查询)。后因国家政策调整,所有医生需要免试换取医师执业证书,陈德文找到县卫生局,却回复不给办理,由于耿直的“铁公鸡”陈德文不送礼不送钱说话态度耿直,跑了很多次均被以各种理由拒绝办理免试换取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慎城医院除了应届毕业生外,所有医生都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就是不给他本人。后来,陈德文经过努力,通过了全国统一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在新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下来前却出了这事。
 
“非法行医”的陈德文在监狱中成为狱医 表现好被减刑
然而,入狱后的陈德文在狱中担任安徽省少年管教所的(狱医)医生,不仅医术高超,而且受到了监狱的认可。一个“非法行医”的人却因医术高超、表现好,先后被减刑了两次,2013年出狱,实际服刑6年多。
出狱后,陈德文便与妻子离婚,只身一人进行了长达5年的信访。离婚后的陈德文因为上访也逐渐穷困潦倒,但是,陈德文却十分坚定的说:“如果因为我的信访和申诉等原因突发意外消失了,或者死亡了!至少能给两个孩子在世上留个亲人(妻子)”。
 
是非曲折,一场局中局终于露出了马脚
根据多方材料显示,由于陈德文夫妇与张某珍、张某华等人有民间借贷360万余元的纠纷。2006年至2007年,债主们(包含100多名医护人员合力购买的CT设备)将陈德文夫妇告上法院,经过颍上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法院判决本金加利息共计414万余元。时任颍上县人民法院执行庭长王剑波负责执行,对颍上慎城医院约2000多平米的房屋和医院的6亩土地、陈德文夫妇的2套约500平米的别墅房产、医院的407台医疗设备(含新购买CT设备280万元由医院医护人员合力购买)及其他设备(近千万元)等所有资产进行了全面查封,并由安徽金阳会计师事务所与颍上县房地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对查封物品进行估价,总作价470万余元。几千万的资产,颍上县房地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是如何作价470万余元?
陈德文讲述,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王剑波多次前往陈德文服刑监狱言语中声称如不签字,你媳妇……(要进来)(媳妇钱孝芳是监外执行)。陈德文有两个儿子,2006年时,大儿子15岁,小儿子11岁,如果自己的爱人钱孝芳再入狱,俩孩子将没人管了,钱财不重要,必须保护孩子和家人。陈德文经过思想斗争后,担心两个孩子和媳妇的安危签字了。王剑波在成功“合法”获取陈德文在监狱中的签字后。没多久案件也快速的进入到了强制执行阶段, 2007年11月颍上县人民法院委托安徽金联拍卖有限公司对上述查封物品进行拍卖。在拍卖环节却出现戏剧性的故事,时任颍上县人民法院执行庭长王剑波和亲朋好友来了不少,或许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块不容错过的肥肉。
据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检察院2017年3月14日的检察建议书,颍检民(行)执监[2016]34122600006号,审查材料显示,拍卖时间定于2007年11月16日,拍卖前一天,在王剑波安排下,李培群与陈平、刘明辉、吴洪才、黄平、党勇等其他竞拍人见面,以法院有人参与为由要求其他竞拍人退出竞拍,并许诺事成后每家给予不低于5万元的好处费。拍卖过程中,除债权人代表(举牌)外,参与商谈的其他竞买人都没有举牌,最后慎城医院以555万元拍定给李培群。事后李培群支付给党勇等人20余万元“喜面钱”。
    根据审查材料显示,其中实际幕后成功参与拍卖的人员有颍上县人民法院时任执行庭长王剑波的姐姐陈萍(时任县教育局干部)、姐夫张克甫(原颍上县农委党组成员)、张克龙(张克甫哥)算一份,200万元;王剑波母亲陈华桂(县某单位退休干部)、妹夫管成杰、王剑波本人算一份,180万元(疑问:资金来源?)(其中有王剑波辛苦费4.4万元),以及王剑波妹夫的朋友陈勇和李培群算一份,220万元。2008年慎城医院被整体出租(改为KTV),至案发(王剑波被捕),租金为250.5万元,其中王剑波的母亲、妹夫管成杰及王剑波本人分得74.2306万元。
据材料显示,检察院认为,颍上县人民法院在拍卖慎城医院过程中,时任执行庭长的王剑波违法参与拍卖物品的竞拍,导致竞拍前竞拍人之间恶意串通。大量的事实证据材料足以证明,因执行庭长王剑波与他人合伙参与竞买,导致竞买人之间恶意串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依照《拍卖法》第六十五条:违反本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竞买人之间、竞买人与拍卖人之间恶意串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拍卖无效,当以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颍上县人民法院在拍卖慎城医院过程中,执行法官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导致竞买人之间恶意串通,损害了被执行人合法权益,且执行卷宗未按规定存档,依法应予纠正。经本院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的规定,特提出检察建议,建议颍上县人民法院依法纠正违法执行行为,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妥善处理好社会影响,并以此案为鉴,规范卷宗整理、归档及保管工作。请(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法院)在收到检察建议后三个月内将处理结果书面回复本院。
2017年7月6日,安徽颍上县人民法院复函(2017)皖1226执监1号。据材料显示,申请执行人张荣珍等人申请执行原颍上慎城医院案由本院立案执行。该起执行案件原审判长王剑波违法参与拍卖物品的竟拍,导致竟拍前竟拍人之间恶意串通等问题。王剑波已因受贿、滥用职权罪被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
对于颍上县人民法院的回复函,短短百字漏洞百出,王剑波的调查材料以及有罪判决才真实揭开了陈德文慎城医院的财产,在十几年前,被颍上县法院执行法官王剑波采取非法手段与其亲朋好友一起侵吞的黑幕。检察院的建议是要求法院针对王剑波执行陈德文财产案件中的违法行为予以纠正,但是,颍上县法院却玩起了文字游戏,把王剑波受刑事处罚作为一种回复结果报给检察院,十分可笑。
法院在2017年7月6日的回复函中,王剑波入狱与鲸吞陈德文财产案件没有关系,而是其被批捕后判决书中提出的37次案件的索贿、受贿、滥用职权等罪名入狱。如此明显的法律案件,回复函竟然混淆视听蒙混过关? 37次的违法、违纪、违规行为,难道真像坊间传言,王剑波的官场上有一些“知心朋友”帮助其规避法律责任?颍上县法院在2017年的回复函至今已有一年之久,案件为何没有动静?对受害人是如何答复并执行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如何保护的?对当初一起参与王剑波滥用职权共同参与违法拍卖慎城医院财产的王剑波亲朋,本应可以作为王剑波滥用职权罪案件的共犯来予以追究,但有意思的是,王剑波的亲友们至今没有受到法律追究。王剑波的案件判决也显示,陈德文财产被违法拍卖一事也仅仅按拍卖公司当初行贿王剑波的返利10.6万元,蜻蜓点水般的以此掩盖了王剑波的一起重大滥用职权案。
据材料显示,在慎城医院房产、土地、救护车辆、医疗器械等总计600万的拍卖份额中,通过法院支付给债主们的费用外,剩余费用也未支付给陈德文,去向不知。陈德文出狱后找王剑波30多次询问情况,王剑波推三阻四置之不理。王剑波丧失党性,思想膨胀,利用手中的权利为非作歹,伙同他人和亲属暴力式鲸吞他人财产,被查实在37次办案中,王剑波先后受贿、索贿从中获取暴利。一名党员,手中握着千万家庭的“命脉”,如此作为,知法犯法,为何还能轻判?

   王剑波落马后,2018年3月,陈德文向颍上县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负责接待的执行局副局长张某递交了相关异议申请和证据材料。张副局长讲跟领导汇报研究后再给予回复。过了几个月,张副局长找陈德文予以谈话告知其执行程序已经终结,执行异议不予受理。但事实上,陈德文财产被执行案件因为王剑波及亲友们可能为了掩人耳目或分赃不均,陈德文名下的慎城医院房产至今尚未过户,并且该房产在拍卖过程中,已经有确切证据(见王剑波卷宗)证明存在串通拍卖,执行法官主谋侵害当事人利益的行为,应该予以纠正。但是,颍上县法院竟然至今不予受理。实际上,在实践中对于在执行过程中已经生效的拍卖裁定发现错误,无法进行再审、也无法提起抗诉的案件,只能通过执行程序异议或者复议进行解决。颍上县法院这一做法,实际上堵住了陈德文财产被违法拍卖案纠错的唯一途径。陈德文当时要求法院对不予受理出具书面回复时,颍上县法院不予出具。我们不知道颍上县法院究竟在隐瞒什么,法律难道可以成为某个法院的儿戏吗?

    2019年4月12日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安徽省监察委员会《关于敦促涉黑涉恶腐败及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限期向组织主动交代问题的通知》。同年,4月13日,安徽省高法、省高检、省公安厅、省司法厅联合下发《关于再次敦促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人员限期投案自首的通告》,这两项通知下来后,陈德文看到了曙光。对于未来,陈德文充满了信心。
我们相信,只要法律存在,正义都会存在。陈德文是一位学者型比较理性的人,没有采取任何冲动过激的行为维权。虽然维权之路艰难,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通过法律途径依法维权的信心。因为在陈德文四处求助的过程中,有许多正义的地方干部非常同情他,只是迫于王剑波及同党的淫威敢怒不敢言。在笔者问到陈德文现在的想法时,陈德文坚定的说:“我相信我们的政府和政法部门,虽然我含冤入狱,资产被鲸吞,但是我始终相信国家在当今的法治社会进程中,法律的正义之剑必将战胜邪恶,扫黑除恶、反腐倡廉的大好形势下,胜利的曙光一定会到来,违纪违法的人也必被将受到严惩。”

上图左为原慎城医院被整体出租后改为盛世嘉年华,如今大楼正在装修,更改为颍上县福田眼科医院。从案发至今快14年了,面对着如此戏剧性的发展,炎热的天气,陈德文却感到十分心寒。
近日,陈德文再次前往颍上县人民法院,继续对案件的进展进行询问并表达了诉求,接访日当天是由两名副院长接待办理的,对陈德文的遭遇也表示了同情。
陈德文诉求:
1、    撤销拍卖裁定(2007)颍执字第97号裁定确认买卖关系无效,陈德文、钱孝芳所办的民营慎城医院资产:门诊大楼及其附属房屋七间的房地产;住宅楼二套、皖K5A566及K5A599牌照救护车、皖K58008长安之星面包车各一辆;颍上县慎城医院的医疗器械399台套(407台套中扣除氧气瓶8个)。被颍上县法院委托经安徽金联拍卖有限公司拍卖,由李培群、管成杰以555万元竞买成交,该竞买行为应依法认定为无效。现依然登记在陈德文名下被拍卖的房产权力应依法予以保障。
2、    王剑波及亲友参与竞买的投资款因涉及王剑波滥用职权的犯罪行为,依法应予追缴没收;王剑波及亲友非法占有租赁陈德文房产所产生的租金应予返还;王剑波该其滥用职权案以及其亲友共同参与违法犯罪的事实依法应予重新追究。
3、    呼吁司法机关严查王剑波的罪行,身为党员,丧失党性,司法干部目无国法,37项审判违法行为,知法犯法却被判刑4年3个月。而我是一名十多年的资深医师,却被罗列罪名重判十年,通过这次的事件,我的财产被王剑波联合亲友通过王剑波利用职务之便滥用职权非法侵占。再次请求对这起王剑波滥用职权罪案件予以追加,严惩黑恶分子及幕后保护伞。
陈德文跪求中纪委、安徽省委省政府、省纪委、省政法委、省公安局、省检察院、省法院、阜阳市委市政府、市纪委、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法院、颍上县委县政府、县纪委、县政法委、县公安局、县检察院、县法院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依法归还财产,依法严惩王剑波等恶势力及幕后保护伞,还颍上县的一个法治蓝天。
希望知情人士提供更多线索,陈德文泣求:“我愿意为我所提供的一切材料负有法律责任。如果因为我的信访,伤害到了我的家人、孩子、朋友和帮助我的司法工作人员,甚至是以我入狱、失踪、死亡为代价,请大家为我的家人、孩子和朋友们主持公道。”
   针对该事件,我们也将持续给予关注。请社会各界法学专家、新闻媒体关注事态发展,坚信正义的阳光必将照亮每一个角落。
责编:东北风


来源:三农电视台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友情链接
中华发展报道网 公道网 河北企业网 黄淮热线 中国日报网黄淮 法讯网 民间文化艺术 艾森网江苏 多读网 汽车总网
时代纪实 时代中国 冒个泡网 公道网
图片友情连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会员须知 - 免责声明 - 本网招聘

    中国报业协会主管 行业报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三农观察》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截图 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2039657号-3 公安网备 1101053583 国新办证 (2000)78号

    《三农观察》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三农观察》在线投稿 邮箱:420189796@qq.com 意见反馈

    京ICP备050684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