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闻热线   010-52856660 人员查询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安徽长丰县一女村民因讨补偿被判犯寻衅滋事罪


时间:2020-06-15  来源:中国三农观察网

“我妻子真的冤啊!她怎么就涉嫌‘敲诈勒索’了呢?再说了,政府能成为被农民敲诈的对象吗?在这个罪名不能成立的情况下,法院又以‘构成寻衅滋事罪’将她判刑,这岂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岗集镇农民朱先平愤然道。2020年3月16日,长丰县人民法院以“(2019)皖0121刑初44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朱先平之妻詹传云犯“寻衅滋事罪”,入刑四年。自其接到此“判决书”以来,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就再也没睡过安身觉。

宅基地被征迁引起的一场风波

詹传云被捕前与其夫居住在合肥市蜀山区,其夫妇在处于长丰县岗集镇南洪社居委的宅基地上建有两处自建房,分别于2000年10月和2003年5月出售给了周某明、周某升二人,因当时政策因素,宅基地权属并未出让。2015年,因合淮公路拓宽改造,詹传云家的宅基地被列入征迁范围。

得知自家的宅基地被征迁,朱先平和詹传云两口子倒是很平静。“修路是造福于民的好事,我们自然没有任何异议,而且支持,我们相信政府会依法依规给我家宅基地补偿与土地补偿款。”朱先平说。 但,一场风波也由此而起。

据朱先平陈述,2000年及之后,他们自建的两处房屋是卖给了别人,可宅基地是不能买卖的,权属还在自己名下。但令他们意外的是,镇政府并没有将征迁款项补偿到自己手里。为此,詹传云多次到岗集镇政府讨要,却没有领导来管。因自家宅基地被征迁,应得的宅基地补偿与土地补偿款被镇政府久拖不予解决,经多次讨要,未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詹传云于2016年12月22日到长丰县政府反映问题,希望尽快予以解决。

“面对她的正常诉求,长丰县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反应消极,连反映材料都不接收。她据理力争,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就喊来了水家湖派出所的4名警察和辅警。结果发生了肢体冲突。”朱先平手指妻子受伤的照片称。“出于自卫本能,我妻子也还手了,这就成了她妨害公务罪的证据。最终她就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刑期6个月。”朱先平说,“等6个月后她出来时,外伤虽然好了,但伤痛却留下了。”

2017年2月10日,长丰县法院作出的(2017)皖0121刑初32号《刑事判决书》载明,詹传云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长丰县法院作出的(2017)皖0121刑初32号刑事判决,经专业人士分析存在一定问题,我妻子出狱后就提起上诉。后来,因为她母亲有病,加上我不懂法,认为刑期才半年,上诉打官司没意义,再加上镇政府的人三番五次地来劝她息事宁人,她就撤诉了。”朱先平称,“但我妻子出狱后,岗集镇政府还是不解决问题!”是合理诉求,还是敲诈勒索?

在自家宅基地被征迁后一直没有得到补偿,且镇政府对于此事也是推诿不理,自己为此也受了半年的牢狱之苦,詹传云感到自己有冤在身不能不申,出狱进行了短时间的调养后,她就带着一身的伤痛于2017年8月10日向上级部门继续反映问题。得知詹传云“上访”,“岗集镇立刻派镇信访办张主任、郑副主任等人找到她,她被带上了一辆商务车,有人告诉她不要再反映问题了。后来,在一处偏僻的乡村道路上,他们把我妻子扔下。我妻子浑身是伤,在路上艰难地走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幸好遇上一位好心人开三轮车把她带到一个路口,还帮她打电话报警并通知了我。住院半个月后,伤势才有所好转,她向多部门反映此事,从岗集镇到长丰县,再到合肥市,都让去上边报案处理。”

朱先平说。“9月18日,我妻子再次前往上级部门告状,当晚9点又被截打,她报了警,赤脚在南照镇派出所做了《询问笔录》,警察拍了她被打的伤情照片。此后,警察通知我们家人接她回家。我妻子到岗集镇派出所和县公安局报案,他们都不接受。她到合肥市105医院进行简单的治疗后,就在第二天,即9月20日上京报案。结果这次受理了。”朱先平手指北京警方出具的《接受证据清单》说。“不久岗集镇政府就来人要接她走,并且承诺把她的事情给完全解决,她就跟着回了镇里。10月18日,四十埠村村支书和岗集镇的周主任承诺给她11.6万元的支票,说是给她的住宿、车票补偿。”朱先平称,“他们还承诺政府一定妥善解决宅基地补偿与土地补偿的问题,随后让我妻子签了保证书。”

该保证书的内容是:我们同意接受一次性处理决定,并保证从此以后不再就合淮路拆迁及由此引发的所有事宜进行上告,否则承担相关责任后果,同时严守此事的处理结果不外泄。“签订保证书不久,北京永外派出所打电话叫她去北京协助调查,她跟岗集镇的领导说了这个事,并明确这不是去上告,而是去协助调查。镇领导先是同意让去,后来不同意了。”朱先平称,“12月10日,他们承诺给我妻子5万元土地补偿款,并让她提前给打了《收条》。”“10月19日,四十埠村村支书和岗集镇政府的周主任到家里给她送了5万元,不让她去上边追问被打的事情。他们也让她签了保证书。”朱先平手指该“保证书”说。该保证书的内容是:我保证不会再去北京公安机关追究被打事件,撤销报案。

“镇政府领导一再承诺一定会处理好宅基地补偿与土地补偿的问题,我妻子就同意不去北京了。”朱先平称,“她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就去找镇领导,可他们置之不理。无奈之下,她又继续去省里、市里要求解决土地补偿问题,还是没有人管。12月21日,她又到上边反映问题。”“岗集镇政府又派人去接她,承诺这次一定解决问题,她再一次相信了就随他们回来了。

2019年2月28日,她收到了在2018年12月10日就承诺的5万元土地补偿款。”朱先平称,“3月1日,岗集镇领导叫她去镇里协商解决。领导不让她说上访被打的事情,让直接说赔偿要求,当日,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朱先平说。但,事情在第二天出现了“急转”。3月2日,长丰县公安局将詹传云带走,次日,长丰县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将詹传云刑事拘留,羁押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

4月3日,长丰县检察院对其实施批捕。“我妻子真的冤啊!”朱先平激动地说:“她怎么就涉嫌敲诈勒索罪了呢?镇政府征占我家的宅基地,却不依法补偿。我妻子在两三年的时间里都在依法讨说法,政府给了11.6万元的车费、住宿费,我妻子收了有问题吗?政府为了不让她追究被打的事情主动给了她5万元,这有什么问题吗?她还收了镇政府一再承诺却被一再拖延的5万元土地补偿款也有问题吗?她多次被打对她造成严重伤害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竟然又涉嫌了敲诈勒索罪案?”在詹传云入监一年以后。

2020年3月16日,长丰县人民检察院诉“詹传云涉嫌敲诈勒索犯罪”一案,经长丰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作出判决:“詹传云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事实上,我们对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存有很大异议。

首先,长丰县人民检察院诉詹传云涉嫌敲诈勒索犯罪,这个罪名是不能成立的。政府是一个虚拟的主体,不能成为被敲诈的对象。

其次,长丰县人民法院在“(2019)皖0121刑初448号刑事判决书”对詹传云量刑所引法条并不适格。

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形式规定为四种:①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③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显然, 詹传云并无上述犯罪行为,那么,詹传云何罪之有?”詹传云的辩护人高子儒律师说。

本文地址:http://www.kbcnn.com/article/detail/id/719537.html


来源:中国三农观察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友情链接
中华发展报道网 公道网 河北企业网 法讯网 民间文化艺术 汽车总网 时代纪实 时代中国 冒个泡网 公道网
三农电视台 新讯网
图片友情连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会员须知 - 免责声明 - 本网招聘

    中国报业协会主管 行业报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三农观察》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截图 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2039657号-3 公安网备 1101053583 国新办证 (2000)78号

    《三农观察》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三农观察》在线投稿 邮箱:420189796@qq.com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96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