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闻热线   010-52856660 人员查询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父亲走了 历史还在:记天津宝坻老八路张文海


时间:2020-07-29  来源:中国三农观察网
       2020年6月2日下午3点25分,我的父亲张文海因膀胱癌晚期和糖尿病综合症与世长辞,享年92岁。


       父亲自14岁参加革命以来,一生艰苦朴素,对党忠诚。就在临终前还嘱咐儿女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这病也治不好了,不要再去医院,不要再给党和政府添麻烦,死也死在家中吧。”这不是不孝吗?儿女们有些想不通,不要说父亲是抗日离休老干部,医疗费国家100%报,就是国家不报,我们自己花也是应当的。可终究也没有拗过父亲,父亲走了,在自己的家中,他永远的离开了人世,也永远的摆脱了折磨,尽管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但走时却给我们留下了慈祥的微笑。啊,那是怎样的一种离别呀,令人刻骨铭心!

       宝坻区海滨街道党工委书记王松林给张文海送去建国七十周年纪念章

       父亲出生在祖国灾难深重之际,小时候,时常看到日本侵略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并到处搜查八路军,屠杀抗日人士。侵略者的恶行激起了父亲抗日救国的思想。1945年,14岁的他赤脚背着小行李卷背井离乡,徒步跋山涉水投奔抗日队伍。当时,敌人封锁很厉害,好不容易找到了100多里外的冀东军区建国学院(玉田县),从此便正式参加了革命,学院的院长是娄平,在那学习训练时间不长,后因国民党军队进攻,学校便转移到遵化县城。1946年由该校毕业,时值晋察冀边区司令部领导在该校招20名未婚青年,父亲也报了名,校领导说他年龄太小,怕他想家不同意他去,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部队和校领导都同意他去了,当时学校规定凡去边区司令部的同志放假七天,可以回家看看,他怕再不让他去了,就没有回家,一直在校等了七天,后来由这位部队领导率他们这批学员去晋察冀边区司令部(驻地张家口),途中到处是土匪和国民党军队,情况十分复杂和危险,还得绕着敌占区走,经历了很多天才到达了目的地,那时父亲与聂荣臻司令员、罗瑞卿主任等同住一个大院,后因国民党破坏和平,全面发动内战,他们在张家口没住多长时间,傅作义部队便开始进攻张家口,当时我军作战指导思想是不在一城一地之得失,而在有生力量之存在,在抵抗一段时间后,便随着司令部向河北省阜平县转移,一路上国民党飞机狂轰乱炸,他们不仅昼夜不停的行军,而且还要时常注意防空。到达阜平后,边区司令部驻在离县城十几里路的一个村庄,国民党飞机经常来这里侦查,那时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胡宗南用十七个旅的兵力进攻延安,为了保存实力,中央决定放弃延安,那时中央的领导分散到各个解放区,来晋察冀边区的有刘少奇同志,朱德总司令,还有毛主席的徐特立同志,后来毛主席也来到了边区司令部,这时敌人侦察机来的更频繁了。有一天,侦察机刚走轰炸机便来了,聂荣臻司令员赶紧让毛主席到防空洞去休息,刚进防空洞不久,敌机便投下了一枚大炸弹,正好落在了毛主席居住的房屋门口,由于防备的好,有惊无险,未造成人员伤亡,后来才知道敌机这次行动背后有人指挥,经查实,司令部小灶管理员是国民党特务,飞机侦察和轰炸都是他所指挥的,此人后来被执行了枪决。  1947年,父亲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20兵团炮兵团。

       1948年,父亲参加了解放太原战役,当时是18兵团包打太原,徐向前司令员任总指挥,20兵团是炮兵支援,阎锡山的城防很坚固,光是外围碉堡就是四千多个,都是坐落在山顶上,步兵冲锋到半山腰时,不是被拉雷炸死,便被机枪打了下来。当时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每前进一步都要从战友的尸体上迈过,其悲壮和惨烈父亲一直记忆深刻、心如刀绞。战斗中,父亲在指挥所用炮镜侦察敌情时,一梭子子弹从他的头上部穿过,把镜子打碎了,他也差点中弹。苦战三个月只把外围扫清,太原并未拿下来,而且伤亡惨重。时值平津大会战即将开始,他们奉命调到北平外围,太原前线只留下18兵团包围太原,待大军南下一扫而光。这时炮兵的任务是配合步兵,攻打傅作义的王牌35军,当时步兵将其牢牢围困在新保安车站,待战斗打响后,炮兵开始用重炮攻打新保安城,掩护步兵冲锋,不过多时,城墙被打塌,步兵很快冲进城内,敌军500辆汽车全部被我炮兵炸毁,顺利将35军一举歼灭,其军长阵亡,王牌军的覆灭使傅作义固守北平的梦想落空,无奈之下他不得不与我军进行谈判,促使北平和平解放,北平解放后,傅作义部队经过整编也开赴太原前线,父亲又随着20兵团的步兵重返太原作战,这时数十万大军将太原团团围住,攻城开始前,杨城武司令员来到我军观察所对傅作义部的一位炮兵团长说:“你们这次只能打好,不能打坏。”那位团长回答道:“司令员您放心,我如果打不好可以撤掉我的团长。”当攻城命令下达后这个团长果然打得很好,很快把城墙打个缺口,该团长立了战功,战斗打响仅两个多小时,晴朗的天空看不见太阳,城墙打了很多缺口,步兵很快冲进了城内,阎锡山经营多年的太原城宣告解放,阎锡山坐飞机逃跑。此次战役双方伤亡都很惨重。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并举行盛大阅兵仪式,父亲所在部队奉命参加此次阅兵,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检阅。当时阅兵总指挥是聂荣臻司令员,主席台上有中央各位领导和各党派负责人,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等,参加检阅的武器五花八门,哪个国家的都有,都是从敌人手中夺过来的,当时使用的便是日本的大炮,这证明我们胜利了,从此站立起来了。

       1950年,我党计划解放台湾,但美帝国主义此时发动了朝鲜战争,朝鲜危在旦夕,金日成请求中国出兵。周总理说,唇亡齿寒户破堂危,我们不能置之不理,最后毛主席下令成立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

       那时,父亲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六师40团,奉命第一批出国作战,他们由天津出发,当时团以下人员不知去哪里,到达鸭绿江后才知是抗美援朝,在安东(今丹东)经过一段整训后,某日夜晚开赴朝鲜战场,当时朝鲜人民军已所剩无几,整个战场上几乎全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我们一个国家的部队顶住了号称联合国十六个国家的部队,我们的武器比敌军落后很多,白天根本不能作战,敌军飞机昼夜不停的轰炸扫射,当时我们没有飞机,更谈不上制空权,由于总是夜间作战,加上营养不良,大部分士兵都得了夜盲眼,父亲的眼睛也瞎了两个多月,夜间行军让人牵着走,一不小心就有掉入山沟或河里的危险。 为了轻装作战,连以下人员不发被子,只有一件大衣,没有房子住,只能在山头露宿,当时正值冬季,有时气温低到零下40度,在过江作战时,不但有人被江水冲走,而且由于天气异常寒冷,有人大腿都冻黑了,为了保住生命只得把腿锯掉,许多伤员被送回国内治疗,有些伤员在回国途中便被敌军飞机炸死了。作战时没吃没喝,条件异常艰苦。在第四次战役时,步兵与炮兵失去联系,敌人将他们包围,敌人坦克进入炮兵阵地,他们奉命将大炮炸毁,拿起自卫武器准备战斗,后来由于友军支援把敌人打退,他们才脱离危险。有一次在敌机轰炸时,将他们住的房屋炸毁,他们约有十几个人全部埋在底下,但有惊无险,后来全部爬了出来。在朝鲜战场上父亲虽然有幸活了下来,但他的好多战友却永不能再回来,他们的亲人甚至竟连尸体也没能见到,在远离故土的异国他乡,仅在毛岸英墓地旁就埋葬着志愿军烈士15万之多,整个朝鲜战争志愿军伤亡人数达40万之多。每逢回想起这些,父亲的心情总是久久难平,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

       1958年,奉中央军委电令,父亲随部队赴福建前线作战,炮击金门。出发前,我母亲由于绝育手术失败,致使下身瘫痪,正在北京军区陆军总医院住院,但父亲仍赴前线作战。父亲作战三年回来后,我母亲仍未出院。因此,部队领导建议我父亲转到地方工作。

       父亲张文海与母亲王佩兰在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留影

       回顾过去,父亲戎马半生,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荣获过华北解放奖章、全国解放奖章、抗美援朝奖章、全国政协慰问纪念章、建国50周年纪念章、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新中国成立60周年纪念章、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父亲在1954年全军授衔时留影

       父亲满怀深情地说:“在过去的战争年月里,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为的就是今天的和平,人民的翻身和祖国的解放,我们深知今日的幸福来之不易,为了保住这胜利的成果,为了保住这红色的江山永不变色,我不但自己还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革命作风,还教育子孙后代不要忘本,时刻保持清正廉洁,为了能使更多的人不忘入党誓言,永葆革命气节。”

       父亲还兼任了苏北路离退休老干部党支部支委,力争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为党、为革命发挥出更多的余热。


       父亲所在的海滨街道离退休干部党支部,曾被中共中央组织部评为了先进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不仅受到了各级领导的表扬,尤为受到了广大群众的尊敬。

       父亲常说,“忘记过去就是背叛,我将永远艰苦朴素、清正廉洁,保持一个革命老干部的晚节,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

       父亲是在2020年8月1日前去世的,去世没几天,街道办事处打来电话,说是给父亲申报建军节纪念章,是啊,他老人家戎马半生,本应享受这个殊荣,可是他却再也见不到了。父亲走了,带着他的一身正气和对革命的丰功伟绩,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思念。(文/张永兴)


来源:中国三农观察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友情链接
中华发展报道网 公道网 河北企业网 法讯网 民间文化艺术 汽车总网 时代纪实 时代中国 冒个泡网 公道网
三农电视台 新讯网
图片友情连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会员须知 - 免责声明 - 本网招聘

    中国报业协会主管 行业报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三农观察》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截图 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2039657号-3 公安网备 1101053583 国新办证 (2000)78号

    《三农观察》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三农观察》在线投稿 邮箱:420189796@qq.com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9657号-3 网络视听许可证(京)字第170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