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新闻热线   010-52856660 人员查询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房屋深夜遭偷拆“不翼而飞”的房子何时休


时间:2019-05-12  来源:三农电视台
    2018年5月24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平淡而安详的夜晚,但是对于四川成都市青白江区城厢镇龙潭村的朱宗绪和朱登丽等人来说却恍如世界末日,因为这一夜,他们拥有合法产权的两栋二层高的楼房“不翼而飞”,一夜被夷为平地,成为一堆刺目的废墟。在此之前,房屋曾因为拆迁补偿问题未能达到一致,朱宗绪等人与镇政府以及拆迁部门曾不断有过摩擦。


(16号房屋原貌与毁虚对联还能看见,树还在)
 
   据了解,因建设某项目的需要,在政府部门的批准下,准予征收四川省成都青白江区城厢镇龙潭村所辖范围的土地。这本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为此政府也曾召集村民开会,告知村民需要被征地拆迁,商议拆迁补偿,但却因为所得补偿与所想差距太大,所以朱宗绪等人就一直未曾亲自签名。而镇政府对村民的诉求并不予以理会,不仅在村中涂写意含威胁之意的标语,并且诱骗村中居住的老人代签拆迁表,导致许多家庭内部反目成仇,其中就包括朱登丽的父母。后来就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房屋被偷拆的情况。该事件发生后,朱宗绪等人分别于5月24日和29日向镇派出所报警,反映偷拆事实。5月30日派出所出警达到现场,对现场简单检查后便草草了事,之后更是不了了之,再无声息,至今未对偷拆行为做出任何回复;当了解到是否曾找拆迁办和镇政府寻说法时,朱登丽在写给中纪委的《举报信》这样说道:“我们多次去镇政府和拆迁办,他们都不承认,也不处理,说与政府无关,要我们自己去报警,去法院解决问题,当地政府领导还告诉我们这个不是他们管辖的范围,与他们无关。”这使得他们既沮丧又无可奈何,只能不断地去各部门反应,去投诉,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和有限的手段去维护自身权利。


(警车到现场和立案书)
    难以想象,在当期中央严打严捉的时刻,竟然还有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作案。将他人合法拥有的两栋楼房在毫无手续、毫无通知的情况下毫无人性的夷为平地,这种手段之果断,手法之粗暴实在难以想象。这种行为如果不严加处理和控制,那是否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一觉醒来,房屋就成为一堆废墟的恐怖境遇呢?而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直至目前为止,竟然还没有一个部门对这次偷拆案件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理决定,似乎公安机关,政府部门被“震惊”的齐齐失声。显然的,在如此规模的强拆中,必然是要使用大型机械,这就必然会有惊人的震动,即使是深夜,其线索也是有迹可循的,那为何公安机关至今只有一纸空文,难道罪犯都已经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隐遁在法网之外了吗?而镇政府和拆迁办一句轻飘飘的话:非我们所拆,与政府无关的。就撒手不作为,冷漠的视公民财产为“粪土”,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我们既感觉到无限的悲哀又无法不质疑政府部门的行为是否在打掩护伞,是否有不法分子在腐蚀我党干部廉洁公正的行为?


(成都回应与万千镇长/副书记说此事不归他们政府管,去找派出所)
 
   如今,朱宗绪等人总是望着满目疮痍的废墟,在不断的发呆,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思念和悲愤,似乎在怀念着曾经在这里的过去,也在痛恨着非法强拆的人。迫于现实的无奈,朱宗绪等人现在只能居无定所,到处流浪,就连高达80多岁的母亲也要到处颠簸,甚至为了维权而需亲自不断去寻求各部门的援助,佝偻的背影让人看着心酸,憔悴的脸庞让人看着心疼,暗淡的眼神折射出的无奈更是让人悲愤。  2019年4月18日,当事人去镇长办公室反映没有房子居住的情况,镇政府态度强硬,说只有签了拆迁协议才能予以安置,否则安置的事情不关他们的事。而关于赔偿问题,仍是强制要求按照2013年政策进行赔偿,并说不服气可以向法院起诉。


(现场标语)
 
   事情已过去了将近一年,朱宗绪等人在此期间不断向公安机关询问何时破案,而公安机关始终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如此拖延下去,权益何时才能得到保障,多少老百姓心寒。当事人要求派出所评估财产损失及复印卷宗时,派出所却让当事人自己去找,并不予复印卷宗。辗转无门,朱宗绪等人找到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此事,得到的也只有冷漠的回应:拒绝来访,不关我们的事。朱宗绪等人在一次次碰壁后已觉心灰意冷。                                                                                                                                                                                                                                                              


(80多岁的老母求助现场和政法委认真接待听取人民日报罗玉强意见)
 
   几经波折,貌似事有回旋之机,人大信访及政法委工作人员均接待了当事人的来访,并做了记录以及留取资料,告知当事人会将此情况告知相关领导。而派出所也有人来电,向当事人询问相关情况。我们相信,正义不会迟到,永远不会缺席。我们期待政府部门能够尽快站出来,积极为朱宗绪等人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贯彻实施中共中央的规定,尽快解决本案,给予当事人一个合理合法的解释和帮助,让违法行为尽早得到制止,使得法律的正义能够得到伸张。我们也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怀民众,积极为人民谋利,督促公安机关和政府积极作为,尽快破案,将违法违纪人员及早捉拿归案,正视当事人的合理诉求,还朱宗绪等人一个公道!

   【律师说法】有些被拆迁人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房屋被不明身份人员强拆,去找政府讨要说法,却被告知强拆不是政府行为,求告无门的情况,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征收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由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据此,在集体土地征收过程中,有且仅有市、县级人民政府才具有依法征收土地及其附属物的职权,发布公告亦是其履行职权的表现。因而,在被拆除房屋位于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征收范围内的情况下,除非市、县级人民政府能够举证证明房屋确系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其他主体违法强拆,人民法院可以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推定强制拆除行为系市、县级人民政府或其委托的主体实施。征地拆迁的强拆事件中,政府“不知情”不能作为推脱责任的理由,即使不是强拆实施者,也要承担责任。公检法系统也必须给予高度重视,坚决打击各类违法犯罪行为,充分发挥《刑法》威慑效果,绝不姑息,以儆效尤,彰显法治。此外,律师还认为,面对征地拆迁领域层出不穷的乱象,受害人一定要注意保存好相关证据,包括录音、录像等音频、视频资料。

  强拆逼迁问题,是基层百姓近年来最大的心病之一,也是人民群众最深恶痛绝的丑恶现象。对作为平头老百姓的被拆迁人来说,除了本文案例中的情况,拆迁过程中受到黑恶势力影响最深的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在拒签不公平不合理拆迁(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时,被拆迁人很容易受到“社会闲散人员”的骚扰、恐吓、威胁,有时这部分人群还会参与到偷拆、强拆等黑拆行动中,给被拆迁人维权造成很大困扰;另一方面则主要体现在农村,与村干部甚至乡镇干部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村、镇霸”往往会抢占征收补偿中的“大头”,挤压其他普通村民接受合法合理补偿安置的权益,并在被侵权村民试图主张自己的合法权利时为其设置障碍,威逼恐吓其放弃维权。

    截稿时“不翼而飞”的房子均未明确的处理意见,我们将继续关注本案,期待能够早日解决!(法宣中心周长元、谢国东)
 


来源:三农电视台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友情链接
中华发展报道网 公道网 河北企业网 黄淮热线 中国日报网黄淮 法讯网 民间文化艺术 艾森网江苏 多读网 汽车总网
时代纪实 时代中国 冒个泡网 公道网 三农电视台
图片友情连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会员须知 - 免责声明 - 本网招聘

    中国报业协会主管 行业报委员会主办

    版权所有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三农观察》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截图 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2039657号-3 公安网备 1101053583 国新办证 (2000)78号

    《三农观察》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韩洪

    《三农观察》在线投稿 邮箱:420189796@qq.com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9657号-3